游泳

神煌第八七零章横冲直撞

2020-01-24 00:42: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煌 第八七零章 横冲直撞

那只碧火玄龟,似知他心意,发出一声兴奋的呜鸣

身形化开,猛地膨胀千百余倍驮着宗守,往那座山峰,方向疾遁而去

而此时宗守袖内,又是一声震鸣

“是晗曦,说来也该醒来了——”

晗曦是天生异种,并非神兽之属,本身并无血脉传承

几只护驾灵兽之中,它应该是最先醒来

宗守抖了抖袖,果然是一条银光,从他袖中遁出

注目细看,却只见其整个身躯,不但是被银白火焰缭绕,更隐藏在一团光晕之中,让人看不清楚

那六对光翼,却愈发的宽敞,伸展开百丈,流光四溢

明明是性情凶戾至极的东西,却偏偏是圣洁辉煌,似乎天之造物——

还有那面部,也再无甲壳笼罩,而是与人类一般

仔细看,那脸蛋竟与孔瑶依稀相似,同样绝美

宗守试着用手指碰了碰,感觉这触感,也与人类的肌肤仿佛

“奇怪了——”

他知晓这头圣火蚁后,对自己的甲壳,一向极其看重

把自己的身躯,牢牢的护在虫甲之内

这时却主动放弃,当真令人惊奇

除非是这小东西,已经有了不依厚甲,也能不减战力的自信

不禁若有所思,这天生异种,或者无法无有血脉传承

然则其禀天地戾气而生,也真的是苍天造物与世界本源的联系只怕不在许多达到‘天人如一’之境的圣阶尊者之下

这次沉睡,搞不好是真悟到了些什么——

一丝真力探入,在晗曦体内散开宗守目中,也透出了然之色

“果然,也是成丹在即——”

无量的愿力供应,燃髓血灵术的冲击使这晗曦的实力,同样从灵境中期冲击到灵境后期

对‘光’之大道的掌握,进展尤其令人心惊

只差半步,一个契机就可直登仙阶

疑惑解开,宗守就又一笑感觉手中这触感,着实不错便又忍不住用力捏了一捏

又好奇的看着晗曦的胸部,那里也同样没有了甲壳,浑身赤裸,仿佛仙子一般,隐在如云如雾的光晕之中

却不止那里,也是否真人一般的感觉

晗曦一直神情冷冷的,任由他施为这时终于是忍受不了,银眸中闪着凶光,注视着宗守的手指

似乎是在考虑,是不是要把这手直接给切下来

宗守尴尬一笑,连忙把手收了回来

暗暗自嘲,自己真没节操下限,居然连自己灵宠的豆腐都要吃

可惜,这次非是啸日先醒来否则倒可助他一臂之力——

此时的晗曦虽强,这等级的战斗,却未必能插得进手

在随身的乾坤袋中搜寻,好半天,宗守才寻出一方银白色的轻纱,甩了过去

“你既选择变的化人形就该有人类的羞耻之心——”

那晗曦也不拒绝,将这轻纱披在了身上

这是宗守,也不知从何处抢来之物乃是中品的法宝,可变化大小

大约是与道门激战之时的战利品,品质不错被宗守纳入珍藏,却一直用不上

它穿在身上,除了遮体之外,亦有防身之能

宗守也不再理会晗曦,脚下顿了顿足那只碧火玄龟,就立时把十二对冰翼,一一张开

这巨龟身躯看似庞大,飞遁起来,速度却是快极

仅仅几个瞬息,就到了那座山峰之外而对面千里,就是天炎府所在

此处却有禁制,除了火云之外更有无数杀阵暗伏,数十倍的元磁之力,笼罩此间轻重变化,无论人兽,都无法在此飞遁,只能在地面步行

似乎在以此彰显,天炎府在这一界中,至高无上的地位

宗守此来,也没什么掩藏之念最好是打扫惊蛇,将这一窝蛇鼠,都全数一打尽了才好,直接便欲凭碧火玄龟之力强闯进去,可随即就又心中悸动,感应到一人

“净音——”

熟悉的气息,正在千百里外,那座巨山之下

宗守一笑,也未思忖剑气就在体内骤然勃发,磅礴的意念展开,更是张扬无有顾忌

只纯是剑意,就把身前这诸般禁制,强行撕开了一个缺口

那碧火玄龟见状,顿时也‘嘎嘎’大笑,似乎是快意之极浑身碧焰燃烧,配合那千丈之躯,更显气焰滔天

飞遁在空中,毫无减速之意

然后如流星也是,‘轰’的一声,撞入到那诸般禁制之内

一时间无数的灵纹,自四面八方闪现那赤色火云,也席卷而至

碧火玄龟却全不管不顾,蛮横的往前横冲直撞

寒力碧焰展开,使那所有炎力,都不能接近十万丈

十万丈内,是一片冰寒雪国世界

这座大阵初时还能束缚抵御得住它,可仅仅片刻,就在碧火玄龟的霸道巨力冲击之下,封禁一片片的瓦解

千里距离,仅仅一息便至那巨大的火柱山峰中,也终有人反应过来千百辆战车,陆续疾飞而起

“孽畜狂妄!观你灵智已开,便该知此是我天炎府禁地——”

宗守身形太鞋这些人没能察觉无数的投矛箭只,铺天盖地的朝着碧火玄龟击来

这乌龟毫不在意,它以前也是一方兽王,真正的蛮荒凶兽!

跟随宗守,好处虽捞到不少,可性子却不得伸展,一直憋屈的很了

此时龟仗人势,知晓此界之中,只需不惹恼背上之人,可任它纵横肆掠

又略知宗守必欲屠绝此间的心意,那凶横之念,也就愈发的不可收拾打定了主意,要好好发泄一番

当下舞动着两面巨盾左面的盾随手一挥,就把所有的箭只飞矛全数拍开右边的盾,则是直接砸了过去

蛮横重力,将足足百辆战车,连同车上之人,都生生砸成了肉饼

而后那巨盾,又随后分化千百盾轮,还有无数旋动的锯齿一个来回绞杀,就又有数百飞空战车,支离破碎,血雨分洒

剩下之人,这时也终知这头乌龟不好惹,急忙退后,退回到了巨山之内

碧火玄龟却是犹自不肯罢休,一双凶睛朝山内瞪视正欲尾随追杀,追入到山内就觉背上,又穿来一次震动

知晓是主人不满,要他稍安勿躁这才停下,不怎么情愿的,把那遁光按落,往那山脚处坠下

此处却正有无数人在,都是神情苍白,跪伏在山脚处

粗略一观,有数百万之巨宗守要寻的净音,也在其中

似是被刚才,那山峰上方的动静震惊,都是眼透错愕茫然之色的,看着头顶上的这只巨大碧龟

宗守只看了一眼,就不在意随手一抓,便将净音,从人群中摄起,到了龟背之上

而后就见这女娃,面颊上满是泪痕,梨花带雨,令人生怜

先是一脸的迷糊不解,直到看见一旁的宗守,那目中才有了焦距,却更是愕然

“是小施主——”

旋即就又想起方才,下面这只乌龟,在天空中的肆掠将近千天炎府之人生生虐杀之景——

宗守能立在这龟背之上,不用想都可知这头巨兽,是谁人之物

那小脸上顿时青白一片,微含惶然之意

“这里可是天炎府——”

她也知晓宗守,实力必定不凡之至十日之前,就可见一般

可在几日之前,她机缘巧合,救下的这位还是身受重伤,手足都不能动弹——

此时气机,虽有好转,也仍旧暗晦!

“我知此间是天炎府,陆家界主所据之地”

宗守点了点头,表示知晓,而后又问:“方才哭过?如此说来,那些小儿,都已经送上去了?”

那净音连忙抹了抹自己的眼泪:“我想跟师尊一起,看能不能求恳那位炎天府主,开恩一二不过师尊不肯——”

心中是焦急不已,忖道这人,怎么还有心思问这些?

此时逃走,应该还来得及

抬头上望,顿时最后一丝血色,也从她脸上消退

只见那山腰处,一道道的灵光闪现,四面八方的荡漾开来

她再没见识,也知此是大阵张开之兆

足足数万余战车,陆续飞腾而起还有一万两千铁骑,飞腾于空

净音认得,这是赤焰焚骑,陆家的六阶道兵

宗守却仿似毫无所觉,反而皱着眉,看着山脚之下,那密密麻麻的人群

“这些人,又是为何而来?”

本到可以肆无忌惮的施展,有这些人在,却多多少少有些顾忌,避免伤及无辜

实在是麻烦——

“还有心思问这个?施主你再不走,就有祸事了!”

净音有些气急败坏,可这话出口时,却见宗守毫无离意

下面那只乌龟,也是懒洋洋的

眼见那数千六阶道兵,已经把四面八方围拢

一层层的屏障,层层叠叠的密布在山体周围十万丈内

净音完全绝了指望,苍白着脸回道:“都是自家小孩,被那些邪魔选中之人都赶来山下,抱着万一之念,想要来求情以前人数还更多,现下却越来越少了知道求也无用——”RQ

@!

北海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银屑病医院哪个技术好
合肥癫痫病在线咨询
常德白癜风医院
镇江儿童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