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穿越诸天当邪神第三百三十六章心中有剑

2020-01-24 09:20: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穿越诸天当邪神 第三百三十六章 心中有剑

武盟城外,数以十万计的叛军环绕,几乎将这座屹立天下数十年的城池团团围住。

叛军之中,有一人骑着高头大马,缓缓踏步而出,正是云天扬。

“让秦越之出来见我!”云天扬是第一次来武盟城,却对这座象征天下武道圣地的城池,没有丝毫敬畏。

对于这等言论,城上自然有人立即顶了回去:“大胆狂徒!秦盟主执天下武道之牛耳,岂是你说见就能见的?!”

云天扬嘴角露出一个冷漠的笑容,放在那张没有鼻子的脸上,看起来竟有些恐怖。

“攻城。”他就是连多说一句话的工夫都奉欠,直接挥手下令攻城。

“慢!”一声大喝自城上传来,正是秦越之开口了,“云天扬,你可敢与我一战?”

云天扬哈哈大笑,继而笑容一敛,寒声道:“来战!”

……

当阿秀赶到战场时,云天扬和秦越之正战至酣处,两人却是打出了真火,攻击时丝毫没有留手,几乎不顾忌自身的防御。

云天扬胸前已经挨了数拳,打得他几要吐血;而秦越之手臂上更满是伤口,尽是剑伤。

阿秀抵达,眼见云天扬还生龙活虎的样子,刚刚松了口气,却又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小心!”

她的声音来不及穿越战场,一道光芒直接从武盟城头射来,精准地落在云天扬心头。

画面仿佛在此刻定格,就连秦越之都有些发愣,直到云天扬的身影缓缓倒下,他才回过神来。

这位秦盟主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正打算上去补上一剑,却见眼前人影一闪,一名女子已经出现,将云天扬扶住。

“师傅,我还是让你失望了。”云天扬单手捂着胸口,吃力地说着,“我本想杀了秦越之,逼出那人与我相斗,再由师傅你伺机出手,没想到……”

说到这里,云天扬的话已经说不下去了。他没想到自己豁出性命的一搏,却连最终对手的面都见不到……

“你怎么这么傻?”阿秀扶着他的后背,平静的目光中泛起几丝涟漪。

云天扬咳出几口鲜血,突然振作起来,声音也高了几分。

“师傅,你看看我们身后!武道联盟荼毒天下,专横跋扈,不得民心!我们身为武者,若是不为民,那与乡间农夫又有何分别?!”

阿秀怔怔地回头,看到的却是西北军十万军队,看到的是一双双充满不甘,却又憧憬着希望的眼睛。

“为民么?”阿秀轻声念叨着,“你说得对。”

她缓缓站起身来,将养了二十年的剑从剑鞘中拔出,那为强敌精心准备的养剑术,似乎也随之消弭。

但阿秀丝毫不觉得可惜,因为她知道,她已经不需要那种东西了。

养剑之术,养的是剑势,而她已经有了天下大势。

大势,不可逆!

而在武盟城上的红尾眼中,阿秀身上本就浓郁到极点的气运猛地一放,紧接着又是一收,似乎将整个西北军的气运都收了过去。

这一刻,阿秀仿佛成了天道的代言人,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势不可挡的威严。

站在她面前的秦越之,更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甚至连逃跑都做不到,整个人瞬间被斩成两截。

出剑,杀人,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仿佛天经地义一般,仿佛秦越之天生就该在这时死去。

“师傅?!”云天杨被吓了一跳,这一剑的恐怖威势,已经完全超出他的想象了。

紧接着便是一阵狂喜涌上心头,云天杨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突破了,师傅她老人家终于突破了!

深知自家师傅恐怖的云天杨,几乎无法想象她再进一步之后,会达到什么境地。

无论是不是传说中的破碎虚空之境,也绝不是武道联盟那群土鸡瓦狗可挡!

然而就在云天杨心潮澎湃之时,一个不紧不慢的声音却在他们前方响起。

“出剑吧,不要让我失望。”

云天杨转头看去,却见那他日思夜想的银袍人,正平静站在他们面前。

那话语中的跃跃欲试之意,令云天杨感到茫然——师傅步入传说中的境界,他难道不该惊骇甚至畏惧吗?

阿秀单手持剑,淡声说道:“前辈二十年前便已入此境,如此苦心布置,莫非是要借阿秀的手参悟武道?”

对于眼前之人的举动,阿秀只能想到一种可能——他是在刻意培养自己,培养一个可堪一战的对手!

云天杨亦是聪明绝顶之人,他瞬间明白了师傅的意思,一时间竟然有如坠冰窖之感。

这一切,难道都是这个人的谋划?

然而那银袍人却轻轻摇头:“我只是单纯想帮你而已。”

阿秀冷哼一声,不再言语,悍然出剑。

这一剑远比先前更加恐怖,也更加飘渺不定。

这一刻,阿秀的剑上终于真正诞生出了法则之力,与这个世界的武道截然不同,却代表世界本质的法则之力!

此时的云天杨,却是距离这把剑最近的巅峰武者了。于是他成了这个世界的代表,感受着这把剑上的奇妙力量。

这不是凡人能够掌握的力量……不知道为什么,云天杨心中划过这样的念头。

在他满怀期待的注视下,这一剑终于刺中了那银袍人——准确地说,是刺中了对方伸出的一根手指。

剑与指尖相撞,发出一声令人心悸的闷响,随后就见阿秀的佩剑从中断裂。

剑,断了!

云天杨心中微惊,连忙抬头看去,只见那银袍伸出的手指上,隐约带了些血迹。

“毕竟是自行突破的破界者,竟然能伤到我么?”银袍人正饶有兴致地看着阿秀,而手上的伤势眨眼间便复原。

云天杨脸色苍白,他陷入深沉的绝望,不知道这样的对手要如何杀死。

反而是阿秀的目光依旧坚定,她转过头来,看着云天杨道:“看清楚了,师傅教你最后一式剑招。”

云天杨一怔,却见阿秀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遥遥指向银袍人。

从阿秀的手指上,云天杨感受到了强烈的剑意,心中重新燃起希望:“难道这便是心中有剑……”

阿秀目光紧紧盯住自己的指尖,轻声道:“这一剑……”

砰!

银色的身影闪过,却是那银袍人一拳打在阿秀后脑,直接将她打得昏厥过去。

“突破了就跟我走吧。”平静的声音在云天杨耳边响起。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冯春香
北流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安顺癫痫病医院治的好
菏泽白癜风的最新治疗方法
湖南牛皮癣医院哪家治得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