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云台梦

2019-09-13 03:30: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引言
在茫茫的大海上,阴沉沉的天空很低,很低,低到与海面相吻。时而会电闪雷鸣,浊浪滔天,海啸频发;时而又阳光明媚,海面如镜,海鸥盘旋;时不时的还会在海面上喷射出几丈高的水柱,那是巨鲸吧。
若干年过去了,一座小岛浮出了海面。这便是最早的茱萸峰了。小岛离水面越来越高,岛上面积愈来愈大。
又经过若干年,山下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物物交换,好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有一天,山下莫名地打起仗来,你来我往,好不热闹。一天晚上,子时一刻,突然电闪雷鸣,狂风呼啸,“嘎叭叭”一声脆响过后,两座高塔一先一后,凭空而降,地动山摇。先者降至百家岩,后者落至城区中心。全城人无不惊骇,一夜未眠。
第二天太阳象往常一样升起来了,朝霞满地,新的一天又来了。两老者路上偶遇,一人说起昨夜之事,一人答曰:痴人妄语,不可信也。
时光来到了二十一世纪。忽一日午后,云台山山谷里金光四射,彩云飘飘,从大山深处,飞出一只硕大无比的大鹏鸟,绕山三圈,东山一圈,西山一圈,南山一圈,然后一声长啸向北而去,渐渐消失于天际。



我不能再等下去了,再等下去我会发疯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古老的文化在我们这一代出现断层,我要拯救,拯救那失落的记忆,拯救那被现代经济洪流淹没的古老文明,我要将这古老的文化发展下去。马云鹏这样想着,又一次出现了亢奋,他为这个决定而颤栗。
马云鹏是云台山脚下怀宁县城一名文学青年。长期对文学的执着使他对这个几年前就产生的冲动不能忘怀,而且不去一试就十分难受,他在这种折磨中已经度过了几年。这次是下了决心要干了。文学没有给他带来财富,但他不乏 和憧憬,愈是沉迷,愈是有一种隔舍不掉的情缘在牵挂着。虽然他一贫如洗,但他不后悔,他常对人说,古今中外有几个搞艺术的腰缠万贯?只有贫穷和落魄才是创世文学作品的发酵剂。《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穷困潦倒吧?画家凡高生前几乎不能度日,死后他的作品才转化为财富,成为稀世真宝。就连现代作家路遥不也是熬尽了自己毕生的心血才使《平凡的世界》轰动一时的吗?一不小心说不定就会从我这里诞生一本不朽的名著来。当然没有人跟他就这个话题去辩论,反正贫穷是他的,管别人屁事?就让他陶醉去吧。可是马云鹏却突然就陷入了拯救“云台山文化”的迷梦中。他感觉到自己就是为云台山而生的。所以他自诩为“云台山人”或“云台山居士”。他最大的梦想就是以云台山为家,以云台山文化为精神支撑,打算通过不懈的努力,使云台山文化一脉相承,发扬广大。
马云鹏踌躇满志地思考着自己的计划,他觉得要想拯救云台山文化,首先得知道什么是云台山文化,也就是说要先给云台山文化定位。
云台山是位于太行山脉最南端的一片山,以周边最高峰茱萸峰为标志,行政区域划分属山城地区怀宁县境内。无论春夏秋冬,这里常常是云蒸霞霨,雾气飘飘,犹如仙境,故起名“云台山”。现在景区包括茱萸峰、小寨沟和老潭沟、红石峡、百家岩等几个景点,是国家五A级景区,拥有世界地质公园的美称。世界落差最大的瀑布就在老潭沟景点内。历史文化名人“竹林七贤”曾在百家岩隐居。北魏时期的汉献帝被贬为“山阳公”时,曾多次到此避暑。可想而知,在古代这里就是山青水秀、人杰地灵的世外桃源。所以云台山文化应以竹林七贤为基础展开。但是从现在云台山的行政归属角度考虑,它属于山城地区直辖,所以云台山文化地域覆盖应包括山城地区九县一市。同时与云台山接壤的陵川和辉县市也应包括在内。在这么一个广阔的地带上,绵延五千年历史,究竟在这里都发生了些什么,又有哪些积淀和蕴藏。为什么在当下云台山能雄霸华夏、独领风骚,这都需要去挖掘,去开发。
马云鹏为自己对云台山文化的定位感到非常满意,他要充分搜集、整理历史人物,奇闻趣事,挖掘这里的文化内涵,提炼出这儿独有的人文精神。他酝酿已久的浩大工程终于开始了。



马云鹏骑上摩托车,带上必备的行礼,包括照相机、笔记本电脑、望远镜、纸笔和手电筒以及十天的干粮和盘缠,只身朝云台山而来,他的首选是百家岩。他一路高唱着义勇军进行曲为自己壮行,风鼓起的夹克象是翅膀,犹如一只大鹏鸟向目的地飞去,引得路人侧目而视,象看一个中世纪的武士。
他顺路先来到汉献帝陵,他要先在这里报个道,汉献帝虽然活得有点窝囊,这不能怪他,世事难料吗,但他曾是皇帝,级别高。记得过去陪朋友来此曾赋诗一首,以寄托自己的情思:
生逢末世遭贬迁,
不怪曹丕和祖宗。
人生无常多憾事,
一抔净土掩仙翁。
过去陪朋友来是带着一种欣赏和敬仰的心情,现在则是探究和挖掘的目的,两相比较,感觉大不一样。他先来到陵墓前,向献帝陵恭恭敬敬作了一个揖,心里想着,这里长眠着的原是一位皇帝啊。沿通往墓顶的小路而上,及至墓顶透过树丛南望,隐约可见陵园里的庙宇和石碑。北望,又见来时墓道两旁的柏树,一排排整齐而葱郁,活象守卫陵寝的卫士。东西两侧则是庄稼地,碧绿一片的玉米正疯长着。马云鹏想,千余年前也是这样的茂盛吗?这时一阵睡意袭来,奇怪,还不到十点,怎么就瞌睡了呢?来不及细想,他便以头枕包,席地而眠了。
愰愰忽忽中,马云鹏来到了一片沼泽地,他站在一片湿漉漉的草地上,孤独的象是一条旷野中的狼。天空乌云翻滚,象是要下雨,风冷冷地刮着,象是要把他吹走。但是他不敢挪步,他怕稍有不慎,即掉入泥沼,他知道自己只有一个人,没有同伴,发生危险只能自救,即使死了也无人知晓。他甚至看见了自己的尸体,一个浑身沾满泥浆的人,连脑袋上都是,似仍在流淌,眉目已分不清,但他确信那就是自己,他害怕急了。想喊,还没喊出来,他又成了一座孤岛。四周海茫茫一片,天空仍阴沉沉的,风很大,浪很高,他看见浪花飞溅起来白哗哗的,象是要把自己淹没。他想喊,可是找不到嘴,只能在心里头喊。他听到呼呼的风声,看见海浪一浪比一浪高向自己扑来,他感觉自己快支持不住了。突然他又变成了一只鸟,一只孤独飞翔着的鸟,风太大了,他快掌握不了自己了,就要从高空跌下来了。他好象又看见自己已经被摔死了,死在一块石头上。这石头好熟悉呀,好象在哪儿见过。抬起头,看见了一个皇帝模样的人在很高很高的地方坐着,还冲着他笑。他一下子被吓醒了。
马云鹏直起身,迷茫的左右看着,他一时搞不清自己怎么会在这儿。当他记起自己是为云台山文化而来时,他笑了,原来是做了个白日梦。不过真的是起风了,灵墓上的树哗哗作响,地上的草也在颤抖。他抖抖身上的草梗,拍拍屁股,沿着小路下来,又在墓前深深一揖。他感觉大脑有一种无法言表的清爽,他认为是汉献帝给了自己灵气。
又辗转来到献帝庙前,他一下子被惊呆了,睡梦中自己被当做鸟摔死的那块石头正静静地躺在廊下。他抬头看见献帝像,那不正是在梦中朝自己笑的那个皇帝吗?现在它依然在朝着他笑,一如在梦中的那样,不过这是一种永久的笑,一种不可更改的笑。这是巧合还是有什么预示?难道献帝知道我此行目的?故意托梦与我?那可真是玄了。这梦又是什么意思呢?想到这里,他朝献帝像深深一揖,学着电影对白道:“启禀皇上,你生前受曹氏所欺,人共愤之,又在此地静息千余年,看惯世事风雨,阅尽人间苍桑,若你在天有灵,还望皇上念我苦心一片,助我一臂之力,光大云台山文化,你也能笑傲三阳了。”说毕三叩首,起身离去。
他又特意来到献帝灵东南约1000米的古汉山,这本是一座小而又小的山包,原名凤凰山,现在仍可看出象一只振翅飞翔的凤凰,凤凰头顶修有凉亭。自从汉献帝刘协葬于此地后,凤凰山即更名古汉山,不知是巧合还是别有寓意。马云鹏随意问一位庙前休息的老农。老农说:“汉献帝被贬为三阳公后,就住在李固村,经常为老百姓治病,威望很高,曹丕怕他收买人心谋反,就派心腹大将李固来此驻守,汉献帝上个厕所都有人跟,后来还是被李固所害,死后就埋在那儿。”老者手一抬,指向献帝陵的方向,“哎,当个皇帝也不容易呀。”老者所说的李固村,就是现在怀宁县李固村,在凤凰山南三千米处,过去叫涿鹿城,山城又叫三阳城,其实北魏那时还没有山城,三阳也只是西边离此地二十华里的一个小城,汉献帝虽被贬为“三阳公”,却一直住在涿鹿城。大将李固虽受曹丕指使,但看到汉献帝如此亲民、爱民,深受百姓爱戴,所以迟迟未能动手,曹丕心中未免记恨。汉献帝抑郁死后,曹丕也就寻了个不是除掉了李固,李固一死涿鹿城就改叫李固了,所以李固是作了个替罪羊。老者所言其实很多马云鹏是知道的,他只是想挖掘一下,看有没有新内容。他站在凤凰头顶,俯视周边的村庄和一片片庄稼地,感受着历史遗留下来的苍茫和无奈。他不知道汉献帝何以要把此地做为自己的栖身之地,这一片荒山凸岭,也许千余年前也曾土地肥沃,良田无数?按历史记载推测,当时汉献帝已失去人身自由,更别说择地而眠了,那就是说他是被无情地遗弃在这里的,是当地百姓念他多年在此行医自发为其建庙供奉。尽管汉献帝年青时毫无建树,不能自保,晚年更十分落魄凄凉,但他必竟是个皇帝。在老百姓心目中,皇帝再无能那也是天子,天的儿子有几个人能见其真顔?也不知自己上辈子积了什么德,到这一辈竟见着天子了。有的还会说天子给自己看过病,把过脉,那天子的手就是和常人不一样云云。所以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汉献帝是个落魄天子,但从一个老百姓的角度看,那仍是贵人,而且是大大的贵人。想想现在一个县长到一个村或一个省长到一个县那种隆重场面,就可推测汉献帝在百姓眼中的份量。有诗为证:
一代帝王居涿鹿,
凤凰易名古汉山。
不理江山医身疾,
客死他乡我自哀。
尽管如此,不止一个阴阳仙把这里看做是风水宝地。他们说,汉献帝头枕青山,脚踏黄河,这是难得的龙脉呀。所谓青山就是指太行山,黄河离此尚有八十余地里,可也没见汉朝复兴,刘家人再做天下呀?莫非后来南朝时期的宋武帝刘裕是汉朝刘家近亲?马云鹏想到这儿自己也笑了,汉献帝公元220年交出皇权,宋武帝刘裕是公元420年当上皇帝,隔了整200年,即使有点关系也差得远了,这都哪跟哪儿呀?不过阴阳仙的这种看问题的宏大眼光倒是值得欣赏。
他下得山来,跨上摩托车,又象一只大鹏鸟飞走了。



来到百家岩,先经过的是号称亚洲最大的停车场,这是云台山景区为方便游客特意在此修建的。马云鹏没费多大力气就进得山来,沿小路直奔岩下。他在心里默念着:百家岩,我马云鹏又来了;稽康,刘伶,阮籍,你们都好吗?你们在此沉寂了这么多年,不感到寂寞吗?刘伶你不是能喝吗?这次我要和你过过招;嵇康,咱俩比比文采如何?他是如此的兴奋,象着了魔一样,又象是回到了自己家里,心中的那个踏实自不必说。
马云鹏心中颠狂,可举止不俗。他来到一座亭前,看到一座刻有“嵇山”的石碑。过去这里叫“嵇康宅”,后人为纪念嵇康,随改名嵇山。嵇康字叔夜,安徽人,“竹林七贤”之首。曾仗剑出游,追寻着当年汉献帝的遗迹,来到百家岩,见此峰秀壑幽,泉瀑争流,景色如画,留恋不舍,故隐居于此。亭内刻有名诗佳句,好个精彩。其中一首正是嵇康所作:
遥望山上松,隆谷郁青葱。
自遇一何高,独立迥无双。
好一派闲情雅致,出句不凡呀。马云鹏心想,我何不凑上一首呢,也算神遇嵇公吧。他低眉闭眼,稍坐片刻,抽出纸笔,一挥而就:
千年有雅鹏,神清意志明。
笑对百家岩,唤得嵇公惊。
马云鹏在岩下岩上走了一遭,随便吃些干粮,好在明月泉水沽沽而流,胜比人造矿泉水,无比清凉、甘甜,渴不着的。在百家岩寺,遇一风雅居士,此人博学多识,又写得一手好字,善丹青妙笔,孤身一人,在此已多年了。与其畅谈,多有感触,有诗为证:
百岩直耸上青天,明月泉清竹养延。
遥想千年水淙淙,不知能流到哪年。
不觉夕阳西下,暮色渐浓,寒气袭来。马云鹏一天劳顿,随与居士相商,宿于寺内。夜晚打开笔记本电脑,将一天内的所见所闻所感以及所拍的照片录入电脑。忽一阵香风吹来,一阵倦意,马云鹏随伏案而眠。
眼前一派好景色啊,嵇公所言果然不虚,真个是“遥望山上松,隆谷郁青葱呀。”马云鹏站在山腰,回首四望,顿觉神清气爽。瞧,天门瀑布轰响着飞越山涧,冲向谷底,在水面溅起朵朵浪花,又欢笑着一路唱着奔向山下。河水甘洌清纯,水底的石头圆滚润滑,鱼儿自由地在水里暢游。远方山坡上有人进出于石屋,手里还端着什么,缕缕炊烟缓缓升起,噢,快上午了,他们是在准备午餐吧。从郁郁葱葱的树林子里隐约传来“呯呯”的砍柴声,时不时的还有阵阵山歌传来。片片庄稼地里禾苗青青。那透着神秘气息的竹林里好象有人在对弈,旁边一樵夫手持板斧与二人观战。那不正是王质吗?有人说,王质入山砍柴,因为看了二人对弈,一局终了,手中斧柄已成朽木,回到家里,已经过了百年,这不是胡说吗?他手中斧柄显然完好无损吗。真是路人之言,不可信也。河岸两旁那又是谁在垂钓?浆洗衣服的山野村妇更衬托出钓者的安祥与空寂。那块平整的大石头上躺着一个人,估计十有八九又是刘伶那小子,这家伙几乎天天喝醉,醉了就躺那大石头上,听着天门瀑布的轰鸣,沐浴着飞瀑带来的阵阵凉意,这家伙也真会找地儿。快看,进山的道儿上皇家求亲的队伍又来了,旗幡招展,号角连天,好不壮观。这是多少次了谁也说不清,反正一来求亲队伍,阮籍就大醉一场,估计现在已是醉成一滩泥了。也真是的,跟皇家结亲有什么不好?为什么非得拧着?

共 215 9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深厚的文化底蕴,扎实的文笔功底,在作者尽情挥洒的才情铺排的文字当中,一一可见。能把文化内涵和文字构造结合得如此大开大合,绝非一日之功。当然,如果作为小说来读,情节的故事性和脉络的悬念性,不是这篇文字的倾向所在,不过这结尾,倒是出人意料之外。【责任编辑:寒鸦】
1 楼 文友: 2009-0 -25 17:4 : 0 深厚的文化底蕴,扎实的文笔功底,在作者尽情挥洒的才情铺排的文字当中,一一可见。能把文化内涵和文字构造结合得如此大开大合,绝非一日之功。赞同寒鸦的评语。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
回复1 楼 文友: 201 -12-15 16:18:46 过去不知道回复,多有得罪。现在重拾江山文笔,希望月儿姐姐多多提携。遥祝冬安。孩子突然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便利妥纸尿片好吗
怎样选择纸尿裤型号
吃什么东西能快速止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