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冒险王之梦 第四十章 大本营

2019-10-11 19:18: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冒险王之梦 第四十章 大本营

老安东尼奥可不是在自恋。

他曾是阿曼船上最高明的医生,跟随阿曼的时长仅次于雷诺德,在那么多年的航海生涯中,经历过无数次狂风巨浪枪林弹雨,全船所有人的伤病都由他来终结。

只要还有一口气,他都能给治回来。

极高的医术加上古怪的性格,促使人们都盛传他身怀某种魔法,可以操纵人的生死。

至于是真是假,只有他自己才晓得。

“乔伊,出海前记得告诉我,我和你们一起走,我相信你们一定会需要我的医术。”老安东尼奥说。

“可是您的岁数...”

乔伊欲言又止,目光停留在他白花花的胡子上。

“没的商量,别以为你是阿曼的儿子就可以不听我话了,小子。”

说罢,老安东尼奥拉上奥萝拉,头也不回地离开。

走之前,他丢下一句:“把断剑收好,千万别丢了。”

“知道了。”

乔伊凝视着他苍老的背影,徐徐抬起嘴角。

在老人眼中,孩子永远是孩子,总会无休无止的丢三落四。

喔,奥萝拉蓦然回头冲乔伊微笑了下,那优雅迷人的笑容,恰似乔伊手里捧着的鸢尾。

乔伊笑着招招手,作为回应。

“爷爷,您不是说这里就是你的家吗,为什么要跟我们一起出海呢?”

走在回去的路上,奥萝拉好奇道。

当年,老安东尼奥连阿曼的面子都不给,不跟着船队去寻找不老泉,执意要留下来过田园生活。

一丝微妙的情愫,泛起在老安东尼奥的眸子里。

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他,迟疑了好一会儿,终于动了动嘴唇。

“我的孙女在哪,我的家就在哪。”

他兀自加快脚步,钻进了马车。

......

目视着那辆马车渐行渐远,乔伊回到了瞭望塔上。

“拿到断剑了?”

雷诺德背对着他拿起酒壶,问。

“嗯,我们该去哪里寻找另一半断剑呢?”

“海盗大本营之一,金斯顿。”雷诺德仰脖抿了口酒,独眼中遍布着严肃,幽幽道。

闻言,乔伊不禁深吸一口气。

在这个时代,海盗可大致分为几种:为金钱、为势力、为复仇、为自由。

阿曼为自由,雷诺德是半自由半复仇。

而常年占据金斯顿的秃鹫海盗团,则是单纯的为了金钱而抢掠杀戮。

秃鹫海盗团的首领名叫戈登,从前是阿曼船上的水手,后来因酗酒打伤同伴而被阿曼赶下了船,自立门户抢劫过往商队,逐渐建立起庞大的舰队,直到最后攻占金斯顿港,成为加勒比地区一支不可忽视的势力。

秃鹫海盗团的恶名,乔伊曾不止一次听说过,他们为了钱什么都做的出来,包括协助殖民者剿灭其它海盗势力。

“阿曼为什么要把断剑放在那么危险的地方?”乔伊注视着雷诺德。

虽然现在知道阿曼是自己的父亲,但还是习惯叫他阿曼。

“正因为危险,所以才安全。”

雷诺德淡然一笑,看着他的眼睛:“喂,连死亡海域都敢闯,还怕他们?”

“害怕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心怀畏惧却一往无前,这是您教我的。”乔伊挑眉,竖起大拇指。

见状,雷诺德也竖起大拇指,童心未泯地和他按了一下。

“你小子,总是能给我惊喜。”

冒险征途首站已确定——金斯顿

乔伊这把稚嫩的小刀,第一次出鞘就要在老刀雷诺德的带领下,去捅一头威名远扬的雄狮。

伫立于瞭望塔,他们并肩远眺,目光随那成群结队的海鸥,奔向遥远的天际。

午餐后。

乔伊美美的享用了一顿熏火腿,之后跨上骏马和雷诺德来到海崖边,欣赏家乡的碧海蓝天。

很快就要离开了,他们确信在海上会异常思念家乡的美景,所以要趁现在多走走多看看,争取把它定格在脑海中,想的时候拿出来过一遍。

空中,白头海雕尼尔在展翅翱翔,作为一只桀骜的大型猛禽,它可不愿总是待在主人的肩膀上,天空才是它表演的舞台。

乔伊仰头凝望着尼尔,打心底羡慕它迎风而上的姿态。

“船长,如果我有魔法属性的话,会是哪一种呢?”

“猜不透

,你想要哪一种?”

“风...哦不,还是雷电吧,不仅破坏力大,更关键的是没和阿曼重复。”

“哈哈,你就这么不想和他重复?”

“当然,不然人们总会把我认为是他的影子。”

“好吧好吧,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雷电并不是最强的魔法,很多情况下它是会被克制的。”

“那什么才是最强的?”

“越是看起来简单的魔法,往往越强大。”

路过一棵枝繁叶茂的黄檀树,雷诺德停下,习惯性地摸出望远镜,对准波澜不惊的海面。

少顷,他诧异地放下镜筒,面露困惑。

“奇怪,阿伯丁家族的海军怎么开始撤退了?”

他似乎猜测到了什么,垂头思忖了会儿,道:“乔伊,我们必须马上回城。”

回到城里,他们直奔肯达尔的城堡。

傍晚,消息便得到了确认,由于某种未知的原因,围困阿曼港的舰队确实陆续撤离了。

这一情况,令人很是费解。

唐纳德肯以丢失众多港口为代价围困阿曼港,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为什么会忽然撤军呢?

城堡顶端,肯达尔在阁楼里来回踱步,脸色严峻。雷诺德则矗立在窗口,眺望余晖下的城镇。

阁楼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安静得只能听见肯达尔的脚步声。

“肯达尔,你能不能别走了,我需要安静的思考。”

在阿曼港,只有雷诺德能用这种口气对肯达尔说话。

“阿伯丁家族撤军绝对不是偶然。”肯达尔接道。

“只有一种可能,唐纳德想引诱我出去,如果他知道我是独眼幽灵的话。”

“你回来才刚几天,哈瓦那港远在上千海里之外,他是怎么知道你回来的?”

“显然阿曼港有他们的卧底,至于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极有可能用的是飓风鸟,它被专门用于传递重要情报,飞行速度不亚于白头海雕。”

绥化治疗宫颈炎医院
舟山治疗阴道炎费用
黄山治疗阴道炎方法
绥化治疗卵巢炎方法
舟山治疗阴道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