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赃款烧坏点钞机的亿元贪官有正国级也有正科

2019-12-09 21:00: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赃款烧坏点钞机的亿元贪官 有正国级,也有正科级

家里放着1亿现金是啥概念?有好事的小伙伴算过,1亿元叠加高度为100米,相当于33层大厦,1亿元连起来总长度约合155千米,超过北京五环加三环的总长。

昨日,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谈办案的一个视频火遍络。因为,在这个视频里,王书记讲了两段扣人心弦的案情:一位省属国企领导前夜约情妇宾馆作乐;另一位是个厅长,涉案两亿元之多,在家中现金太多,上面落满灰尘,有的发霉变质。

2亿元,请大家自觉脑补钞票拼接长度的拉风画面。什么官员有这么大能耐呢?长安街知事(ID:Capitalnews)仔细对照王书记所讲的案情,发现此人与今年3月被的山西环保厅长刘向东高度吻合。

刘向东(中)

两个亿怎么来的?原来,这位厅长是大小通吃,在公开的饭桌上,5万、10万、数十万地集体收受委托人的钱财,直到今年春节还先后收受了五个人20多万元。纪委带走他时,从其身上、车上、办公室、住所、租赁的房屋等多处住所起获巨额人民币,和各类外币、现金、银行卡、存折、黄金,光这些真金白银就是1.5亿元。还有大量字画、玉器、古董和多套房产,加起来得有两个亿。尽管家财数以亿计,这位厅长可是还找私营企业家借车,车开一段开旧了,就找那个老板再换新的。

按咱们国家的刑律,受贿5千以上就得吃官司。如今,时代进步了,贪官的进项也在与时俱进,百万起步那是家常便饭。以前,我们总有这样的逻辑,受贿数额也得按官大官小来排,官大的自然权大,权大的自然收得多。不过,随着各类官员贪腐案情陆续披露,长安街知事(ID:Capitalnews)发现,虽说级别高低能反映能力大小,可小官的胆子却不一定就比大官弱。

:4个人送他1.29亿

案因涉国家机密,没有公开审理,但其案情的披露却还是让很多小伙伴见了世面。他的儿子周滨、妻子贾晓晔收受吴兵、丁雪峰、温青山、周灏给予的折合人民币1.29亿元的财物并在事后告知。长安街知事(ID:Capitalnews)查了查,吴兵是一个四川商人,丁雪峰是山西吕梁市长、温青山是中石油的总会计师、的远房侄子周灏是中石油辽河油田的党委书记。这四个人,有的为做生意,有的为升官,有的为平事儿,来找

有小伙伴会问,检方不是说了么,这钱是送给老婆孩子的,一个又不缺钱花,那会亲自屈尊收钱?这话还真问对了,如果不是,会有人主动给老婆孩子送钱么,即使送,也不至于摆阔气送1个多亿吧。

:十几辆军车拉走罚没财物

据凤凰周刊报道,落马当晚,军事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对其在北京阜成路上的一处豪宅进行查抄,查抄结果大大出乎见多识广的办案人员意料,“原本以为社会上有关涉嫌贪腐的传闻很厉害了,且从谷俊山案发至今都两年多了,即使有什么贪污,财物早就转移完毕,家里断然不会有东西了

。”

但打开这处2000平方米豪宅的地下室后,办案人员还是吓了一跳:徐宅地下室里到处堆放着现金,有美元、欧元、人民币,办案人员一时点不过来,只好拿秤称了一下,再贴上封条。被查抄的现金居然足足有1吨多重!有的打着包甚至都未开封,而徐宅内各种金银珠宝更是不可胜数。在徐宅的仓库里,还有100多公斤、200多公斤的和田玉,各种名贵的硬木和珍稀的翡翠制品一大堆。成堆的和田玉大多原封不动,有的只是去了玉石的一层外皮,露出里面的大概成色。

由于从这位原中央军委副主席豪宅里查抄的财物堆积如山

,办案人员只得临时叫来十几辆军用卡车才将其全部运走。

徐未受审便病亡,对其的结论只说了收受他人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并未点名数字。“民间高手”们还是替他简单算了一段,一辆军车最少拉一吨钱,一吨100元的人民币大概就值1个亿,十几辆军车拉多少,大家自由想象吧。

谷俊山:20亿军产拿6%回扣

对于谷俊山的案情,大家不关心别的,最想知道他贪了多少。或许正是这样的好奇心,也使得谷的贪腐数额版本被传得五花八门,即使在最后的审判中也没有得到确认。

谷俊山老家的“将军府”

有趣的是,较为权威的信源竟来自一个内部教育的课件。据《财经》报道,河北省总工会机关党委纪检组转发“供大家下载学习”的《畏法慎行,预防职务犯罪》授课稿中显示:谷俊山在老家占地十几亩,仿造故宫的建筑风格建造了“将军府”

,结构匠心独运,从空中瞭望像一把手枪的形状。在上海,一块军产买了20多亿,其中大约6%为谷俊山的回扣,回扣就一个多亿,触目惊心。

授课稿还称,谷俊山涉案金额200多个亿,生活腐化。2014年1月12日,在河南濮阳的老家中,其被查抄的财物装满四辆卡车

,其中包括一艘寓意“一帆风顺”的大金船、一个寓意“金玉满盆”的金脸盆以及一尊纯金像,仅军用专供茅台酒就装满了两卡车。

此授课稿后曾有官方“辟谣”,但多家媒体证实其中内容与谷犯罪事实出入不大。

魏鹏远:抄家烧坏4台点钞机

与上面几位相比,魏鹏远这个正处级干部,真的不算大官。可他的敛财能耐却直逼落马的正国级。据财新报道,2014年4月,这位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被检察机关带走调查。办案人员在其家中发现2.3亿现金,后从北京一家银行的分行调去16台点钞机清点,当场烧坏了4台。

前几年煤炭价格暴涨,煤企日子普遍好过,不管是民营煤老板还是国有大型煤企的负责人大多衣着考究,而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不过,这只是表面现象,低调的背后是魏生活奢靡的真相,知情人士透露:“他有10多套住房,住房价值1亿元之多,其中一套专门用来存放赃款。”

令人不齿的是,魏的生财之道竟然缘起矿难。2005年后,因矿难频发,国家更加强化安全整顿,明确凡是达不到法律法规确定的煤矿安全生产标准的矿,必须停产整顿或者立即关闭,完成安全改造才能开工。此后,煤炭行业迎来黄金发展期,一边是煤炭市场供不应求,另一边则是监管部门在严格把控安全生产关,大小煤矿都在千方百计地设法通过国家批准以便能开工生产。由此,魏鹏远就成了煤矿主争相追捧的“香饽饽”。

黄柏青:全家上阵共同捞2亿元

广东省水利厅原厅长黄柏青是近期廉政教育的反面典型,他从担任处级领导开始,23年累计收了2亿元。

黄柏青的儿子黄某,是黄柏青与不法商人置换利益的工具。从2009年下半年至今,黄柏青以借钱的名义向广东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庄某“索取”200万元给黄某做生意,又通过所谓的“项目合作”,以赠送干股分红的形式共计获得2000多万元,还有事先口头约定但尚未到账的共计人民币3000多万元。取得香港户口的黄某还在香港开设银行账户替父洗钱,形成了“老子在国内给人办事,儿子在境外大肆收钱”的腐败链条。

每次与一些老板吃饭,黄柏青都携眷参加,一有红包礼金递至眼前,黄柏青便以一句“这是妇女的事”将收钱一事推给妻子陈某,对于每一笔账,黄柏青与妻子陈某都默默记在心里。如果有一年行贿者没有“纳贡”

,陈某还会觉得奇怪。

马超群:母亲开发布会为上亿资产“喊冤”

如果说魏鹏远官小能耐大,那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绝对称得上是小官巨腐的典范了。根据纪检部门的通报,在其家中搜出现金上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

马超群靠什么挣得如此家财。看看其落马导火索就知道。据财新报道,当时一家大企业在秦皇岛市建设一座高级酒店需要供水,马超群伸手向酒店要钱,被索贿的酒店无奈只得“从命”,但马超群收钱后嫌少,第二次又向酒店索要数十万元的建材甚至北京房产,其索贿过程被录音。录音资料随后被举报到有关部门,才让这名小官真正栽了。

马超群被抄家画面

更有意思的是,马超群出事后,其母张桂英在秦皇岛举行发布会,向证实了警方搜查家中钱财的消息,辩称巨额钱财并非来自于马超群贪污,而是由自己丈夫合法经营所得。其夫马秉忠2012年10月去世。张桂英说,68套房产大多是她和马秉忠所持有,小女儿马青茹代持部分房产,马超群名下仅有一套房子。

如今,贪腐上亿已经不足为奇,但马母导演这出母子情深的戏码,还是让小伙伴们实实在在涨了回见识。

亿元贪官还有这些

姓名

职务

贪腐数额

王守业

海军副司令

1.6亿

中石化董事长

1.9573亿余元

王宝森

北京副市长

3亿余元

许迈永

杭州副市长

1.98亿余元

曹鉴燎

广州副市长

3亿元

陈弘平

广东揭阳原市委书记

1.39亿

马俊飞

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

1.3亿

张新华

广州市国营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总经理

3.4亿

张新

杭州市建设委员会房地产开发处处长

1.34亿余元

福清市第三医院
深圳看妇科最专业的医院
洪洞县人民医院
贵州癫痫病医院在哪
长春华山医院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