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荒兽主宰第九百四十七章女子身份

2020-01-25 03:14: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荒兽主宰 第九百四十七章 女子身份

燕澜不敢大意,当即急退数丈,双瞳紧盯着棋盘。

妖红棋子已经亮如赤阳,其上有妖红流光,如星系螺旋般扩散开来。

片刻之后,燕澜见整个棋盘,都被妖红笼罩,宛如整个夜空星辰,都被笼罩在妖红之芒中。

这股异象,约莫持续了十息时间。

突然,燕澜看到一道身影,从棋盘内飘荡而出,迅速与红裙女子融为一体。

燕澜瞳孔一紧,虽然那道身影速度极快,但他依旧能够看出,那身影与红裙女子几乎一模一样。

红裙女子轻哼了一下,隐有解脱之意。

燕澜闻声,心神绷得更紧,他不知红裙女子是善是恶,对他是否有危险,当即又是后退数步,藏身一株盛开浓茂桃花的桃树后面。

红裙女子放下托住香腮的手,坐正了身体,黛眉微皱,紧紧地盯着身前棋盘。

许久之后,红裙女子猛地拂开所有棋子,愠怒地站立起来,愤恨道:“该死的东西,竟封我元神无数年……”

话未说完,红裙女子打了个趔趄,不知是否坐得太久,导致双腿发麻之故。

燕澜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丝动静。

红裙女子拍了拍额头,捋了捋满头秀发,旋即转过头,双瞳盯着燕澜,嘴角微翘道:“小娃娃,出来吧,我已经看到你了。”

燕澜微微吐了口气,心道:“看其模样,对我并无杀意。欲要破开隐秘,或许只能询问此人。”

微微一笑,燕澜朝红裙女子道:“晚辈燕澜,拜见前辈,不知可有打扰前辈清修,若有得罪之处,还望见谅。”

不管怎么样,先恭敬有加一番。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礼多人不怪。

红裙女子朝燕澜迈了一步,一挥衣袖,随即抚着胸前一缕长发。似笑非笑道:“燕澜?好稀少的姓,小家伙,你怎会来到这里?”

燕澜心神微微放松,连忙拱手道:“晚辈带着两头碧睛白虎,本为寻找天材地宝。无意中发现一个古怪的禁制,好奇之下,就进来了。”

燕澜并未透露雷魂与落云涧水雾的奇异关联,毕竟,他心中尚有许多疑惑未解。

红裙女子黛眉微皱,点头道:“哦?这么说来,你我有缘。你可是无数年来,第一个进入此空间的人,看样子,你这小家伙的本事必定不小。能够发现这禁制的存在,绝非一般人能够做到。”

燕澜笑道:“前辈过奖,晚辈并无大能,许是正如前辈所说,与前辈有缘吧。”

红裙女子微微点头,面色却无太多笑意,道:“嗯,我相信你。其实说来,我还要感谢你一番,若不是你。我不知还要被困在这里多久。”

燕澜心神一凝,知晓关键的问题来了,当即道:“前辈何出此言,以前辈之能。绝非晚辈所能相救。”

红裙女子抬起酥手,轻轻摆动了两下道:“燕澜小娃娃,你老喊前辈前辈的,都把我给喊老了。我名红袖怜香,你可以叫我红袖姐姐!”

燕澜微微一笑,知晓红裙女子并无恶意。当即恭敬道:“弟弟燕澜,拜见红袖姐姐!”

诸般波折历练,让燕澜学会了恭维。

只是,对亲近之人,燕澜无需恭维,从来都是发自内心。

燕澜与红袖怜香不熟,必要的恭维,乃是生存之道。

“咯咯!”

红袖怜香掩嘴一笑,抚着胸前垂发道:“真的好久好久,没听过别人喊我姐姐了。弟弟,你觉得姐姐美吗?”

说着,红袖怜香一甩秀发,款款迈了两步,摆出了一个婀娜的姿态。

燕澜咧嘴笑道:“美,当然美,姐姐是我见过穿红衣最美的女子。”

红袖怜香抿嘴摇头道:“燕澜弟弟,你还真会说话。难道,姐姐就没有你见过的那些穿白衣、粉衣、紫衣、青衣的女子美么?”

燕澜心中苦笑一番,道:“非也非也,姐姐的美,是一种独特的气质,这种气质,天下间独一无二,岂能与别的女子比较!”

燕澜轻轻摸了摸脸皮,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

不过,燕澜也觉得自己说得没错,红袖怜香确实拥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与不咒山人有点相似,但应该没有不咒山人那么古怪。

红袖怜香抿唇笑道:“嗯,姐姐相信弟弟说的话。来,告诉姐姐,你是怎么解开这盘棋的,姐姐看了无数年,都毫无头绪。”

燕澜点头,依旧怀着提防之意,朝红袖怜香走去。

随即,燕澜道:“姐姐,我回答这问题之前,想问姐姐,姐姐为何受困于这盘棋内?”

红袖怜香皱了皱眉,轻吐一口气,抬头望天,回忆道:“无数年前,我偶得一部大预言术,据其上记载所言,修成之后,可以窥知天下变数。”

“此术耗费我近百年时间,方才修成。修成之日,我便按大预言术诀文所述,以天外陨石,制成了这一千零二十四枚棋子,并将它们整齐地排列在石桌之上。”

“在我施展大预言术之时,我的元神莫名其妙地被吸入棋盘之中,无论如何挣扎,都逃脱不出。”

“而我的肉身,便是坐在这里的我。待我恢复神智,发现原本排列整齐的棋子,变成了你刚才所见的那种样子。”

“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大预言术预知的什么预言,但我本能感觉得到,若想解救出我的元神,必须破开这盘棋局。任我寻思无数年,依旧找不出任何规律。”

“燕澜小弟弟,你究竟是如何破开?你从这棋盘之中,到底找出了什么隐秘?”

说到最后,红袖怜香双眉竖起,显然很是疑惑。

在她看来,连她都无法破开的棋局,怎么可能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家伙破解。

难道,这小家伙真是她命中的贵人,是上天派来解救于她?

燕澜双目微眯,心道:“大预言术,那大预言术预言的没错,应是预知出了‘荧惑妖红,六祸乱世’,可能大预言术存在瑕疵,或者红袖姐姐并未修炼精通,故哪里出了问题,方才导致元神被吸走。”

“至于元神被吸,魂魄尚在,应是红袖姐姐的修为,到达了极高的境界,可以将元神与魂魄分离。她的肉身之中,魂魄尚在,故肉身未死。”(未完待续。)

重庆五洲医院刘英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网上挂号
赣州白斑医院哪家最好
北京男性不育症综合治疗
烟台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