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追踪借贷20亿的温州跑路老板

2019-12-04 18:34: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追踪借贷20亿的温州“跑路老板”

失踪数天的温州眼镜业巨头、浙江信泰集团公司董事长胡福林的逃离路线已经查明。

据9月24日获得的最新消息显示,地方政府通过向公安和海关部门查询获知,胡福林9月20日经由上海离境前往美国纽约,且家人也全部离境。温州市瓯海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蔡忠信告诉,目前当地政府正在努力联系他,并将进一步采取措施。

这已不是温州民营老板失踪的第一例。

浙江温州,阴霾笼罩。

9月21日,信泰集团执行董事胡明芬向当地政府和公安举报:公司老板出逃。由此,温州市瓯海区政府和瓯海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介入,派驻近百警察和特警进厂维持秩序和保护公司资产,正式接管了信泰集团。

于9月24日上午赶往温州,展开了对信泰集团老板出逃以及出逃后公司善后事情的采访调查,目睹了老板出逃后公司的混乱状况全国各地赶来的大批供货商冲击公司大门,近2000名集团本部员工讨薪,政府工作人员与公司高管忙于应付和化解各种矛盾、登记各种欠债。

当地媒体称,胡福林欠债20亿元出逃,其中高利贷12亿元。对此,蔡忠信告诉,截至9月24日,登记在册的民间高利贷款为1.3亿元,银行贷款接近5亿元,内部员工集资1000多万元,这些负债只是信泰集团公司温州本部的负债,不包括集团公司在温州市以外其他地方的融资。公司已是严重资不抵债,土地房屋等能抵押的固定资产已全部抵押出去了。

一走了之的胡福林,除留下一大堆债务,还抛下了一大批茫然不知所措的员工和管理层,也给地方政府出了一道社会维稳难题,以及当地政府为处理和平息此事所花费的无法估量的行政成本。

神伤的员工与忙碌的管理层

无论是厂区内还是厂外街道上,到处是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信泰集团员工,或闲逛,或观望来往人群,或四处打听。

从9月23日开始,他们被宣布已经不用做工了。

9月21日下午,厂区门口来了很多供货商准备进来抢货,我们才知道老板跑了,22日和23日我们还正常上班。员工于洋对说,我们怎么也不会相信老板会跑。

9月24日,趁着混乱,跟着人群一起走进了信泰集团厂区,采访了很多员工,他们中有跟着胡福林从小作坊做起的工作了20多年的朱宗武,有从安徽来的夫妻员工,也有年轻的小伙子和姑娘。

在接受采访时,他们中有些情绪激动,指责政府不出手相救;有的则理性分析,推测根据法律应该获得怎样的赔偿;有的同情老板胡福林,怀念他对员工们的好;更多的员工则是对集团公司贴出来的《员工安置通告》充满不满情绪,要求公司或者政府全部发放工资和经济补贴金。

信泰集团厂区内到处贴有一纸《通告》,通告发布了公司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召开会议讨论的主要内容:自2011年9月24日开始停止生产;要求政府进入清算及破产程序;要求政府帮助收讨有关应收款和出口退税款,在款项未收回之前请政府先代为垫资解决员工工资问题。

温州市瓯海区政府的承诺是:企业员工2011年89月未发放的工资,自9月24日下午开始有序支付,时间两天;企业员工的经济补偿金,按法律程序在企业启动破产和资产清算后,优先全部支付;企业员工的岗位保证金、工资集资款等,按法律程序在企业启动破产和资产清算后,优先全额返还本金。

接受采访的十多位员工均表示,要求经济补偿金和工资一起发放。我们都是从外地过来的,谁也不知道公司什么时候才能破产清算完,即使那时发放,从外地再赶过来,成本也很高。我们的意思就是不愿意拖。一位来自安徽阜阳的打工者称。

补偿金是破产以后才能拿,员工要马上拿,政府目前还有点困难。希望他们也多理解。瓯海区一位副区长在给员工做工作时说。

24日,位于厂区内的员工宿舍灯火通明,员工们一夜未眠。在宿舍中采访到晚上12点才离开。很多老员工流下了伤心的眼泪,而有的汉子以大声唱歌的方式来喊出内心的忧伤。

在这里干了10多年了,多少都有很深的感情。朱宗武从1992年就到这里学习眼镜制作技术,后来做了抛光员、驾驶员和采购员等职。

除了员工,接触了不少公司的管理层。

胡明芬,最先向政府报告老板失踪的公司高管之一,除了老板胡福林,他就是公司的最高负责人,担任信泰集团的执行董事。

在他办公室软磨硬泡采访了一下午,他一边谨慎应对采访,一边不停地接待各种人员和接听。

除了承认老板打过给他以外,所问的其他任何问题,他均以不知道、太忙等简短词语应对。

联系信泰集团多位高管要求采访,其中包括董事长秘书叶湛、董事施成栋、潘国琛等,就老板出逃和公司破产一事均避而不谈。

两性养生
瘦身
民生杂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