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雷震八荒 46.第四十六章 、前往比武场

2019-10-12 23:33: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雷震八荒 46.第四十六章 、前往比武场

四人一见龟宝离开了,顿时都露出了一丝微笑,其中尖嘴猴腮的孙姓弟子对着童罗嫚笑道:“童师姐这一招激将法真是高啊,这样一来,那个怪胎势必会参加了。”

“是啊,先来打探虚实,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童师姐想得真周到。”矮个的钱姓弟子也随即吹捧道。

“只要那怪胎参加,我们必定让他竖着来横着回去,就算万师伯出手治疗,也让给他永远爬不起来。”黑脸的赵姓弟子一脸的阴笑,大声讲道。

而钱姓弟子与赵姓弟子两人在上次围捕龟宝的时候,临阵脱逃,幸好童罗嫚没有怪罪他们,如今再邀他们两人来相助,那也算是抬举他们了。

“呵呵,本小姐就怕他不来,无法正大光明地弄残他。”童罗嫚低声狠狠地笑道。

四人再思量了一下比试的事情,就前往前殿的管事长老那里禀报了。

龟宝回到洞府之后,便开始拿出两件法器出来,仔细查看了一遍,两件法器都散发出强大灵力波动,似乎不是凡品,而且还是出自于金丹修士之手,那威力肯定不一般了。

不过,这两件法器要叫什么好呢,龟宝挠了挠头,却是很伤脑筋,随即就叫“龟凌甲”与“龟凌翅”好了,反正两件法器都跟着自己姓就对了,若是将来发明了一种什么灵丹妙药,那就叫“龟凌膏”了。

龟凌甲上每一片土灰色的鳞甲似乎都经过精炼一般,小巧、轻薄、光亮了许多,并且鳞甲之间都用银白色的丝线穿了起来,也不知道这丝线到达是什么材质,整件防甲拿在手上完全感觉不到重量。

而那件透明的羽翼法器更是了不得,除了薄如蝉翼之外,那些骨骼支架都是用银白色丝线穿了起来,增加了羽翼法器的坚固程度,而且轻如鸿毛,根本就是一件轻便的飞行利器。

龟宝立即祭炼了一番,往里面不停地注入灵力,灌入到法器的每一个角落,让两件法器熟悉自己的灵力,三日之后,龟宝才从洞府出来,向万顷隆的洞府而去了。

万顷隆见到龟宝出现在洞府的前面,随即出了洞府,伸手一挥,就带着龟宝站在一丈多长的飞剑上,千万主峰的比武场。

“归宝,你都准备好了么。”万顷隆一脸慈祥地问道。

“嗯,好了,这种比试对于徒儿来说,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师傅放心。”龟宝笑了笑回答道。

“虽然你的辈分比那些外殿弟子要高一辈,不过,若是打不过那些弟子,也不用勉强,就直接弃权认输好了,师傅也不会怪你的,而且你也不用觉得丢人,毕竟比试就是有胜有负,这是很正常的。”万顷隆背对着龟宝,不咸不淡地讲道。

“嗯!”龟宝点了点头,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这宗门大比是万老头叫自己去参加,如今还没正式开始,就先泼了冷水,难道是这万老头担心自己会打不过别的弟子,还是这万老头根本不在乎这次的大比。

并且万老头之前似乎在以第一名的头衔来引诱自己,要全力去比试,如今该不会他忽然转变了主意了吧,看来这万老头的性格多变,还真难以琢磨。

万顷隆见到龟宝回答地如此简短,接着又讲道:“为师带你去比武场,你一定要耐心观摩,并且到了比试的时候,也要机灵点。”

“好。”龟宝一边思量着,一边回答道。

龟宝忽然见到万老头不说话了,就只能望着群山优美地景色,突然觉得寂静了,又开口问道:“师傅,宗门大比打死别的弟子,会不会受到惩罚?”

“打死?”万顷隆传来了一声疑惑的话语。

“徒儿是说假如失手打死了,会不会受到惩罚?”龟宝又认真的问道。

“比试场刀剑无眼,失手打死事情也时有发生,这样情形,并不会受到宗门法规的责罚,但是却会受到良心的谴责;若是被人瞧出来是故意残杀宗门弟子,那罪责可就是大了。”万顷隆又淡淡地讲道。

此时,他正在龟宝的前面,背对着他,可是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笑意,暗道这小子终于有点出息了,会思量着如何逃避惩罚了。

“啊,这样啊,那要是我被人打死了,那不是很不值得啊。”龟宝忽然大声喊道。

忽然,话音刚落,龟宝就感觉到了飞剑似乎微微震动了一下,可并没有引起他太大注意。

此时,万顷隆顿时怒不可遏,暗想这归宝原来不是怕打死人,而是怕被人打死,还真是没出息啊,忽然又传来一声冰冷的声音,讲道:“那你自己看着办。”

龟宝听到后,浑身哆嗦了一下,心中暗道,这万老头是怎么了。

万顷隆带着龟宝御剑飞行,越过了许多高的山峰,来到了主峰的一个足有百亩大小的比试场,此时,数千人聚集在比试场上,倒是一点也不觉得拥挤。

比试场划分了八个区域,分别围观着许多外殿的弟子,这些弟子身穿着青色服饰,到也是整齐划一,非常地壮观。

在八个区域的后面,有一座白玉切成的高台,上面摆放着十几个座位,而坐在这些位置上,便能眺望整个比武场的比试情况了。

此时,这些座位上已经坐着金边白色锦袍的修士,独缺在中间一个位置没人坐着,这些修士每个人神态各异,却无一不是宗门的高层金丹修士。

而他们的后面,也站在一排排白色长袍的筑基期修士,显然都是他们的徒弟,而之前主持极灵宗挑选入宗弟子的五名筑基期修士就在其中。

众人见到万顷隆御剑来到高台,纷纷起身行礼,那些金边白色锦袍的金丹修士,都笑呵呵地称了一声:“万师兄。”

而那些白衣长袍的筑基期修士,却是异口同声地称呼一声:“万师伯。”

万顷隆也同样拱手施礼,讲道:“童宗主,各位师弟、师妹,看来师兄是来迟了,还请各位不要见怪,都是我这没用的徒弟磨磨蹭蹭,才耽误了时辰。”

顿时,“唰”的一声,高台上的众人全部盯向了龟宝,许多人都听说这个教导不出好弟子的万师兄,新收了一名奇异的弟子,原来就是长怎么样的。

虽然有些俊俏,却看不出奇异在什么地方,不过修为倒是不低,已经到了练气期大圆满的境界了,差一脚就可以冲击筑基期了。

龟宝被这么多人热辣辣的眼神盯着,忽然感觉到心里有些紧张,这样的阵势却是还没见过,不过

,脸上却一直都保持着一种神秘的微笑,不时向那些望向自己的弟子、高层修士点头示意,颇有君子的姿态。

不过,心中暗骂着万老头,明明是他飞得慢,却拿自己当借口,真是为老不尊,太“阴险”了。

“呵呵!”一声冷笑从远处传来,龟宝放眼望去,却是见到那童罗嫚站在一位女金丹修士的后面,正在冷盯着自己,并发出那种诡异的笑容,龟宝就想不明白,这小妮子到底与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让她如此在意自己。

“万师兄既然到了,那就开始吧。”极灵宗童乾陵宗主也是满脸慈祥的样子,笑了笑,随即对着旁边的弟子讲道。

万顷隆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对着龟宝讲道:“归宝,你下去比试场吧,与其他弟子切磋,切记要点到为止。”

龟宝点了点,称道:“是,师傅。”

随即就下了高台,走向那些参加比试的弟子中间了。

而其他金丹修士听到了万顷隆的话,脸上都露出了一种奇异的笑容,而万顷隆虽然是宗门里实力非常强大的金丹期修士,可是他却不懂得教习弟子,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甚至这么多年以来,连一个筑基期的弟子都没有,这是他一直受人诟病的地方。

众人发出这种笑声的缘由,更多的是在笑话万顷隆的口气,因为刚才他似乎在提点龟宝,让龟宝手下留情,好像龟宝是一个实力非常强大的弟子一样,所以众人都觉得非常疑惑与鄙视,一个教不出筑基期弟子的师傅,到底能教出多么厉害的练气期弟子呢!

而且这名弟子还是散修出身,又在入门考验中被淘汰的弟子,虽然境界到达了练气期大圆满,可是没有极灵宗核心功法的修炼根基,那实力也不见得多高。

龟宝站在了一堆比试弟子的中间,这些弟子有外殿的青衣弟子,还有内门的亲传弟子、记名弟子,而像龟宝这些穿着白色长袍的弟子,就是内门的亲传弟子了,辈分还比那些外殿的青衣弟子高一辈,与筑基期弟子同辈。

而龟宝此时脸上有些疑惑,这万老头刚才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意思好像自己很厉害,要对其他弟子手下留情一样,难道自己真的很厉害么?而如今最重要的,还是想想如何不要被人打死地好。

“咚。”

一声清脆的钟响,就预示宗门大比正式开始了。

甘肃治性病好的医院
咸宁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鄂州好的白癜风医院
兰州好的性病医院
咸宁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