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九龙神鼎 第1374章 再遇华晨(十更)

2020-01-16 20:16: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龙神鼎 第1374章 再遇华晨(十更)

他们意识到事情严重,对方根本不将他们的性命当一回事。

枯木老人睁开淡漠的眸子:“说吧,这个人是谁?自己站出来。”

他展开手中的画卷,上面赫然是苏羽杀死店小二时,眼瞳深处残留的影像。

“你杀人,不为财,不为利,所杀之人也毫无共同点,所以我觉得你必定有自己的原因,如果肯坦白从宽,老夫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话音落下,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怀疑彼此,谁也不肯站出来承认。

肯承认才有鬼吧,一承认就是死!

从他刚才狠辣手段来看,与心慈手软四个字,毫不沾边呢。

等待半晌,并无反应,枯木老者淡淡道:“杀吧,一起杀死最好,杀不死,也将他逼出来。”

言毕,一百家强弩,开启了杀机!

一众被抓着,悲怒滔天。

这,这简直是草菅人命!

审问都无,便将所有人杀害。

“宁杀错,勿放过,一个不要留。”枯木老者淡漠道:“事后宣传出去,是被那个杀人狂魔所灭。”

心腹狞笑:“我明白,统领大人放心。”

唰唰唰――

一根根灭神的箭矢,铺天盖地袭来,将上百被抓之人笼罩,赫然是灭绝之势。

被抓之人终于反抗,但牢笼之门坚固无比,他们撼动不了丝毫,只能眼睁睁看着诸多威力可怕的箭矢射向他们。

怒吼声,不甘声,惊恐声糅杂一体,化为绝望的音调。

只是,当箭矢即将把他们全部灭绝时,诡异一幕骤然呈现。

整整一百根箭矢,突然凝固在空中,一动不动,如同时间定格般。

枯木老者淡漠的双眼,猛然精光闪烁,如猎豹般扫视在场之人。

黑甲兵亦呆住,这样的诡异场景,他们还是生平第一遭。

就在此刻,令他们惶恐的一幕出现!

满天弥漫的箭矢,竟齐齐掉转头,瞄准黑甲兵,齐刷刷射了出去。

啊啊啊――

刹那间,惨叫连成一片。

整整一百黑甲兵,瞬息间死伤大半。

唯独枯木老者将他和几个心腹护住,才躲过这一劫。

“你果然在这里面!”枯木老者又怕又惊喜,大喝道:“恭请大皇子现身,擒杀此贼!”

他朝天空呐喊一声。

但半晌没有得到回应,有的只是一缕清朗的淡淡之音:“你的大皇子,大概是不会来了。”

唰――

一道白袍中年身影,瞬移降临。

双手抱在胸前,脸色淡淡注视枯木老者和其心腹。

枯木老者瞳孔剧烈收缩,心脏砰砰直跳,在此人面前,他有种呼吸都凝滞的错觉。

这种感觉,绝非三重天神明能够给予。

“你,你是……”枯木老者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满眸骇然,他猜到了白袍男子的身份,可正因为猜到,反而绝望无比。

白袍中年淡淡一笑:“既然知道,那就安息吧。”

也不见白袍中年有任何动作,枯木老者和身旁的心腹,全部无声无息死亡。

尤其是枯木老者,浑身皲裂,似是承受了某种强大而诡异的秘术攻击。

白袍中年抬起眸子,扫过牢笼中人,但凡被其看到,无不目露惊恐,生恐惨死。

当扫过苏羽时,其目光停留,淡淡一笑:“又见面了。”

苏羽也是暗暗吃惊,这个男子,不正是当日酒楼上,在楼梯口遇到的吗?

正是他,令苏羽体内隐藏的巫力不受控制的波动,险些暴露!

“你就是最近杀死猎巫者的人吧。”苏羽目露凝光:“能告诉我原因吗?”

白袍中年神色淡然:“原因,呵呵,我不是办了你想办的事吗?”

什么?苏羽再度吃惊,他流露想要清除叛徒的念头,只有与矮个长胡子单独相处时。

难道那时候,白袍中年也在场?

如果是这样的话,此人到底何等修为?

还有,本来三重天境界的大皇子,是埋伏在牢笼之外的,一旦出现可疑之人,便由大皇子出手将他剿灭。

但此刻大皇子不知所踪,多半是被此人惊走。

其实力强大到何等程度,不言而喻!

二重天境界,四大皇朝国君的可怕境界。

“小子,有缘再见。”白袍中年笑了笑,然而当目光扫过永夜初雪时,眉头一皱,思索了片刻,旋即流露意味深长之色:“我觉得,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

言毕,白袍中年破空消失。

咚咚咚――

或许是察觉到牢笼中的动静,千人将率领卫兵落下,看到的是一片伤亡黑甲兵,还有死透的枯木老者。

“谁干的?”千人将双手发颤,才短短一会功夫,枯木老人连反抗都没有,就被当场杀死。

看了看被关押在牢笼中的囚犯,显然不可能是他们。

凶手,另有其人!

“快说,凶手是谁?”千人将冷喝,抓起地上的强弩,瞄准一个人。

或许是因为害怕和恐惧,千人将没等到他回答,就射了一箭,将其杀死。

他一死,其余囚犯们彻底恐慌,觉得自己要再经历一次屠杀。

这时候,数道金光闪过,他们牢笼的门,竟就这样破开了。

一众被抓之人大喜过望,纷纷涌出来。

千人将大惊:“站住!违抗军令者死!”

“滚!老子遵守军令,还不是要被杀?兄弟姐妹们,我们冲出去!”

无人怀疑此人的话,留在地牢,绝对会被杀得干干净净,然后守卫军将罪名推给那个白袍中年。

苏羽也混在人群中,与永夜初雪逃了出去。

来到外界,他们一路直奔郊外,不再逗留于城中。

“呼,幸好有那个神秘人出手,否则我们难逃一死。”永夜初雪感到后怕,守卫军的心狠手辣或许不足为虑,但大皇子守候在外,真是出乎意料。

苏羽道:“我倒是有些惋惜,没能亲手解决掉这个最高将领。”

展开名单,参与的最高将领,就是三大统领之一的……枯木老人!

他唆使心腹,命令士兵在战场上,尽量搜集魂魄,然后暗中交给望月神教圣子修炼禁术。

他则收取圣子送来的惊人好处。

本来苏羽想亲自动手,诛灭此叛徒,谁知道,正主现身。

永夜初雪眨了眨眼:“你到底有多厉害?”

苏羽笑而不语,动用一切手段,杀死枯木老人,或许并没有问题,只是必须全力出手才行。

蓦然间,永夜初雪狐疑道:“最开始时,你出手操控了箭矢,那手法,怎么与我们永夜皇朝的《控心六法》神似啊?”

永夜初雪盯着苏羽:“你是不是偷学的?”

苏羽想笑,他哪里是偷学,分明是光明正大学来的。

“此术,连父皇都没有学,我从何处学来?这是我自行修炼的神通,与你永夜一脉的传承秘法有几分相似而已。”

闻言,永夜初雪也觉得有理,此术在永夜皇朝算是失传了,苏羽上哪里偷学呀?

“好吧,相信你。”永夜初雪不再多想:“你有何打算?”

“藏身,等待你皇兄带来大荒炉,立刻进入迷失国度。”苏羽道:“我暴露得太多了。”

永夜初雪神秘一笑:“藏身的话,我倒是有好去处。”

半晌,苏羽讶然立在一处名为“天奴”功法殿的商铺前。

“这里都有你的商铺?”

永夜初雪得意一笑:“我的商铺遍布古神域各大城市,你不知道的多着呢。”

不知何故,她十分殷切的向苏羽展现自己优秀一面。

苏羽赞许一声:“你倒是个小财主了,积累的财富,一定很惊人吧。”

“那是。”永夜初雪得意的进入店铺。

感应到她的前来,两道五重天境界的身影降临。

“参见……东家!”他们十分机警的临时改口。

永夜初雪惊讶的望着其中一人:“华晨?”

那名年轻的五重天青年,不是华晨是谁?

华晨悲喜交加:“华晨有愧,没能守护住北域雪国的商铺,店铺中的资源,我只带出了七成,其余三成来不及收走,就被他们封锁了。”

经历一番大难,永夜初雪心性柔软了不少,安慰道:“此事不怪你,北域雪国造反突然,你能走七成资源,已属不易,活着逃出来,也是不幸中的万幸,起来吧,说说看,你怎么逃出来的。”

华晨感激:“多谢公主!我在北域雪国经营多年,多少都在皇室中培植了一点耳目,得知北域雪国叛变,公主杀光皇室后裔逃走,我就连夜收拾,马不停蹄朝最近的商铺分舵赶去。”

说着,华晨露出惊喜之芒:“天可怜见,没想到公主也逃到这里。”

他凝望永夜初雪的瞳眸,除了尊敬,还有无法掩饰的爱慕。

“活下来就好,从今以后,你与周掌柜,共同打理这个功法商铺,等开设新商铺时,再将你调过去。”

华晨大喜过望,将一枚空间戒指奉上。

永夜初雪接过,扫了一眼,微觉解气:“还好,没有太便宜他们,大部分资源都抢了回来。”

收下戒指,永夜初雪道:“好了,收拾一间密室,给我们两人使用。”

华晨这才注意到,公主身后还跟着苏羽,脸色不由得僵了僵,问道:“只要一间吗?”

今晚还有更。

银屑病医院王喜文
山西省中医院
吉林治牛皮癣疗法
海南治疗龟头炎方法
泰安正规妇科医院
分享到: